乐呵网
欢乐喜剧人本山选谁上春晚历届春晚小品赵家班赵本山小沈阳赵四王小利宋小宝程野赵海燕田娃丫蛋沈春阳
赵海燕:嘎哈去了,大早上起来啊?
赵本山:我这不是给你买早餐去了吗,都买回来啦。
赵海燕:天天吃这玩意儿,吃够够的了,我不吃了。
赵海燕:坐着嘎哈啊,出去溜达溜达去呗。
赵本山:你老支唤我出去干啥啊,有事啊?
赵海燕:我希望你把这个屋腾出来,我要用这房子。
赵本山:干啥啊。
赵海燕:猜还猜不出来吗?
赵本山:又要相亲啊?
赵海燕:对了。
赵本山:你怎么一到年根儿底就扯这事呢,谁啊这是?
赵海燕:不是我相亲,我新认识一个老姐们。
赵本山:你老姐们给谁相亲啊?
赵海燕:给老姐们找一个对象。
赵本山:找对象上她那内儿去啊,上这儿来干啥?
赵海燕:正理呢,都上男方家相亲去,关键男方内房子不行,一千多米的住不了人。
赵本山:又是那小宋是不。
赵海燕:你还挺聪明的,猜对了。
赵本山:不你怎么老惦着他呢,他去年来相亲了,从六楼跳下去,怎没摔死他又回来了又?
赵海燕:我啊,想给他介绍个对象的原因是什么呢,他不是你情敌吗,把他安排出去,你不就放心了吗,要我一出去扭秧歌就说我。
赵本山:你真能把他夸成那样了,还我情敌,咱俩这不一直是这么过的嘛,还不让我进去嘛,这不是还交过桥费呢吧,这不是吗,那啥我不出去不行啊?
赵海燕:你不出去不好,那你要实在不出去可也行,那个女得先到,你帮着接待一下。
赵本山:我咋接待啊?
赵海燕:说好话,夸小宋。
赵本山:啊,夸他一米七的大个,那张的白白净净,双眼爆皮,上帝啊我们又撒谎了。
赵海燕:你内是说话呢么?
赵本山:那我夸他啥,你说说,咋夸。
赵海燕:夸优点呗。
赵本山:他有吗?
赵海燕:会扭秧歌吧?会体贴人吧?积极向上,乐观主义精神,就人家内笑声,你有吗?
赵本山:你上精神病院听去,到那都是。
赵海燕:夸他
赵本山:行我夸,咱们把小宋送走就是咱们共同的心愿呗?是不是。
赵海燕:行了,屋里收拾干干净净的,够埋汰的。我接人去啊,给屋里收拾收拾!
赵本山:行,我就是该他的,这一天天得瑟的。
孙立荣:这是海燕家吗?
赵本山:啊?啊,来了!
孙立荣:你好!
赵本山:你是相亲的吧?坐啊。
孙立荣:海燕呢?
赵本山:刚出去你们没迎着吗?
孙立荣:真有意思还躲出去了。
赵本山:坐下吧,坐那儿没事,我给你放这吧行不(拿起孙立荣的衣服)?你跟海燕怎么认识的?
孙立荣:我俩在合唱团认识的,海燕总是教我扭秧歌,我就合计呢,这秧歌我扭不扭呢,你说呢?
赵本山:我跟你说千万别扭,那玩应容易受伤。
孙立荣:那受啥伤啊?我也不踩高跷?也崴不着我。
赵本山:他不是踩高桥摔伤,我这是情伤。我因为扭秧歌伤完了都。
孙立荣:那因为啥啊?
赵本山:别唠了,海燕跟你介绍没介绍这边的情况啊?
孙立荣:没咋细介绍,还介绍啥?都明摆着的么。
赵本山:他这个个头你不挑吧?
孙立荣:个头没问题。
赵本山:来你站起来,我看你能有多高,
孙立荣:大哥真直接,一见面就比个头,那比吧。
赵本山:那站起来吧!我量一下。
(赵用手从孙头上比划到自己胸前的高度)
赵本山:哎呀,他得一个增高垫加八个鞋垫。
孙立荣:不用加鞋垫,个头啊,不是问题。
赵本山:个头不是问题,黑点行不?
孙立荣:黑显得结实,白显得健康。
赵本山:那没有房子怎么办啊?
孙立荣:房子没事啊,房子我有,我现在一个人,我住一百多平米的房子呢。
赵本山:那你这条件,黑也不是问题,个小也不是问题,这等于没问题了,这事我就能跟他定了。
孙立荣:大哥那你看你呢?
赵本山:那行了,我给你洗点水果,你上里屋待会儿,一会儿她就回来了,进里屋吧。
赵海燕:小宋啊小宋,你个完蛋的玩意儿,到家门口了,咋还打退堂了呢。走啊。
宋小宝:海燕呐,你说我这心啊咣咣的这个跳啊,就是我嗓子眼细,嗓子眼粗都能跳出来。
赵海燕:多完蛋,你怕啥,就相亲,成算不成拉倒呗,那女的也不吃你!
宋小宝:我不怕内女的,我怕你内表哥。
赵海燕:怕他干啥啊。
宋小宝:他还在里屋住那?
赵海燕:对啊。
宋小宝:唉,海燕,你能不能想个招把他整走,我和内女的单聊行不?
赵海燕:你能不能不那么多事啊,你表哥都挺好的,人家都帮你说好话呢。
宋小宝:癌迈呀,那样那?
赵海燕:别墨迹了,赶快进来。我回来啦!
赵本山:哎呀,来了啊!这是谁啊?
宋小宝:我啊!
赵本山:啊?
赵海燕:是小宋啊。
赵本山:咋还带个眼镜呢,眼睛坏了啊?
宋小宝:不是,这不海燕告诉我吗,带个眼镜不显得有文凭吗。
赵本山:呵呵,这多少度啊,伊买呀,你这没镜片啊!
宋小宝:看你怎么老揭我老底!
赵本山:我告诉你,这个女的不错,别整假的,这是个机会要把握住。
赵海燕:来了?
赵海燕:唠的咋样?
赵本山:我都铺平定稳了。
赵海燕:内个,丽荣啊!
孙立荣:呀,燕啊,你回来了啊,你躲出去干啥啊。这谁啊?
宋小宝:你好,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我呢,跟海燕是舞伴,一起在一块扭秧歌,海燕你说我这最近怎么还填毛病了呢,半夜睡不着觉就看书,成宿成宿那么看啊,最近啊就迷上那三国了,你说里面的唐僧啊把我气得,就不让孙悟空去打那个白骨精,要我说里面最招人稀罕的还得说内个八戒,你说要把内八戒,整咱们秧歌队那得老火了,你说是不是海燕啊,哈哈哈哈哈(抽笑)。。。
赵本山:拉倒吧,拉倒吧,你这看的啥书看串了咋地啊!看小人书那?
赵海燕:看书看杂了!
宋小宝:没有,是气人啊,
赵本山:告诉你哈,跟她好好唠行不行?
赵海燕:内什么丽荣啊,你在这屋唠,你上内屋去(告诉赵本山)!
孙立荣:燕,有啥事,当面聊呗。
赵海燕:不地,你俩先唠,我跟他先唠会儿,唠吧。
赵本山:爱买呀,一年没上这屋来了!
宋小宝:怎么称呼你?
孙立荣:你管我叫丽荣!
宋小宝:蓉儿啊!我是你靖哥哥!
赵本山:你咋还改姓了呢!
宋小宝:宋哥哥!哈哈哈哈哈(抽笑)。。
孙立荣:你这么有意思呢,呵呵呵。。
宋小宝: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来,让我端详端详,哎呀,大哥!
赵本山:啊?
宋小宝:你们发现没?
赵本山:你拿花干啥啊。怎么滴了?
宋小宝:你们发现没,你瞅瞅她张地哈,真有福啊,你看看,哎呀,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眉清目秀,双眼爆皮啊。
孙立荣:这两天让风吹的,啥也没擦。
宋小宝:不用擦,一脸的忘(旺)夫相。你老头死多少年了?
赵本山:你这旺夫相怎么还死多少年了?你这是啥啊?
宋小宝:表哥我说的内个旺吧,是忘了的忘,忘记丈夫内个忘,呵呵呵呵。。
赵本山:忘记啊?
孙立荣:还挺有意思,那行,老头啊,没了好几年了啊。
宋小宝:那旺夫相死老头,我得给他看看手相。
孙立荣:海燕啊,你看你,介绍对象就介绍对象呗,还找个算命的嘎哈啊。
赵海燕:哎呀,妹子,你理解差了,他可不是算命的,那啥,他把就是懂得多, 知识渊博,看的还准呢,看看行。
宋小宝:会的杂
宋小宝:哎我的天啊,你瞅瞅。
赵本山:下手了,
宋小宝:这就是你得爱情线啊,在三十左右岁折地,证明你老头是三十左右岁没地,到四十六七岁接上地,你今年也就四十六七岁啊。
孙立荣:四十六。
宋小宝:别吵吵!哈哈哈哈。。咱俩的命啊,特别和!你看看哈,你是水命,我是木命,船底木命,就不怕你的水来泡,但你这水也别太大,别把我冲内屋去,内屋大哥是火命,别把我烧了,你说招笑不招笑,哈哈哈哈(抽笑)。。。。
赵本山:哈哈哈哈。。。。来这花,这花给你呢,你拿着。你去年来不信星座吗?这咋又算上命了呢?
宋小宝:哎我的天啊,那是去年,去年信星座,今年信五行(háng)。
孙立荣:那是五行(xíng)。
宋小宝:你说行就行,听你的,金木水火土六十年一轮回,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
赵本山:你克我。
宋小宝:八瞎,咱俩又不是两口子,怎么能克上你呢,你啥命?
赵本山:我苦命。
孙立荣:你看,你土命我木命,大哥你生我。
赵本山:哎呀我的妈呀,我得跟啥人能生出你这黑玩应来。
赵海燕:小宋啊,去上内屋跟你大哥聊一会去,妹子人儿挺好的?
宋小宝:挺好的。
赵本山:各方面都同意?
孙立荣:挺好。
赵本山:没嫌黑?
孙立荣:挺白的。
宋小宝:你说的是牙吧,那是显得,大哥我给你讲个故事,大妹子你也听着,那年有一天下晚儿黑,没啥事我出去溜达,溜达溜达我就走在路灯底下的看见个女的,我就冲他呲牙这么一笑,那女的看着我末身儿就跑啊,边跑边喊啊,哎呀我的妈呀,见鬼啦!谁地牙成精自己飘出来啦!那往后啊五经半夜我就不出门,出门我就怕吓着人。哈哈哈哈哈(抽笑)。。。。
赵海燕:小宋啊,快过去。
赵本山:拉倒吧,你别这么整,我跟你说哈,这个女人你要掌握住,你没看见吗?特别有修养,有文化,明白吗?你啊,不能这样,你得练练谈吐,不能光吐痰,提高一下文化素质,这样吧,我教你一首诗,多看书吗,你不说你看书吗,这是高尔基的诗。
宋小宝:高尔基是哪个秧歌队的?
赵本山:苏联秧歌队的。
宋小宝:参加过比赛没?
赵本山:参加过。
宋小宝:高尔基是谁?
赵本山:高尔夫是他大哥。
宋小宝:高尔夫又是谁呢?
赵本山:高尔夫像你我一竿子给你悠出去,怎么什么都不懂,那是个诗人、作家。
宋小宝:大哥!因为个文化还跟我急了呢。
赵本山:这文化,没文化该多可怕。
赵本山:来,你把这首诗,这是高尔基的《海燕》!来。
宋小宝:大哥你给我打个样。
赵本山:一会啊,我教教你,朗诵诗啊,你得有底气,胸腔共鸣,口腔共鸣,脑腔共鸣,好几个共鸣放一起,明白吗?
宋小宝:啊。。。
赵本山:啊!!!
孙立荣:怎么回事?
赵海燕:要比赛了训练呢。
赵本山:在苍茫的大海上,乌云……
宋小宝:狂、风
赵本山:还认字那?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有一只海燕在高傲的飞~~~翔。
宋小宝:哎呦我的天。
赵海燕:你干啥啊,你说这屋老姐俩唠嗑,这一声声的老招呼我,嘎哈啊还说我高傲。
赵本山:跟你有啥关系啊,跟你做邻居也真遭罪,咋都这没文化呢,诗!记住没?最关键的是第一句要喊出去,没事我让他练练文化,没事挺有文化的,你去吧!去展示一下!
宋小宝:(在孙身边)啊!!!!
赵海燕:妹子。
宋小宝:大哥!你看把大妹子吓的,一急灵(发抖的意思)。
孙立荣:嘎哈玩应给我吓一跳,我没有准备。你念的这是啥玩应啊!
宋小宝:别害怕,我给你念一首高尔夫的诗。
赵本山:基。
宋小宝:高尔夫的基。
赵本山:高尔基的夫,诗!!
宋小宝:诗!!
赵本山:念念念!
宋小宝:啊。。。。在苍途(昌图)的。。
赵本山:你这一会到四平了,去铁岭咋的。。
赵本山:苍~茫。
宋小宝:苍~~茫。
宋小宝: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有个海燕,在给我们牵线,让我们在这儿见面,来这儿黄昏恋,哎呀妈呀,大哥啊。哈哈哈哈(抽笑)。。。
孙立荣:怎么这么有意思小宋。
宋小宝:大哥你这不是拿鸭子上架滴嘛。
赵本山:什么玩应啊这是,一首好诗让你念这样,哎呀我的妈呀。
赵海燕:妹子小宋这人可幽默呢,乐观主义总是这样,哈哈的。
赵本山:我说啊,有啥说的没?
宋小宝:没啥说的。
赵本山:没啥说的那就这么定了行不行?内什么海燕借你这屋给整点饭行不,咱们喝点。
孙立荣:不吃饭了。
赵海燕:对了,搁这吃啥饭啊!这可不是我抠,俩人出去边吃边聊,那多有情调啊,是不?
赵海燕:妹子改天秧歌队见,听你好消息,走吧!(转身对赵)你在你这屋待着不行过去。
孙立荣:大哥咱们俩去哪儿吃去?
宋小宝:哪都行!
孙立蓉:你出来嘎哈啊?
宋小宝:你不是说好了么咱俩出去单聊吗?
孙立蓉:那你命算完了吗?
宋小宝:恩那!
孙立蓉:那没你事了,你回去吧。大哥啊,走啊!
赵本山:我不去了。
宋小宝:你看你客气啥?
赵本山:没事你俩出去吧,我在家吃点得了。
宋小宝:哎我的天啊!!!
孙立荣:咱们不是说好了嘛,这么大岁数了还客气什么,你就上我那儿住去能咋地。
宋小宝:海燕呐,我怎么蒙圈了呢,这女的到底是给谁介绍的啊?
赵海燕:赵老憨,你把手撒开。
赵本山:啊??
赵海燕:我让你把手撒开!!
赵本山:她攥的我。
赵海燕:妹子你嘎哈啊,你撒开,你嘎哈呢?赵老憨你啥意思啊?
赵本山:我啥意思啊。
赵海燕:我问你啥意思呢。
赵本山:你啥意思啊!!这不是明白的呢,你嫌我在外屋碍事吗,找一个女的,把我晃走了,你俩好在这过吗,这不明摆的事吗,谁还看不出来啊。
赵海燕:你说那话你是血口喷人。
赵本山:我怎么喷你了?
赵海燕:你丧良心不,我是那么说的么?
赵本山:你咋说的?
赵海燕:咱俩离婚了不假,没办法啊,没房子里外屋这么住着呢,你愿意相中谁找谁去,我从来没有挡那么过你,不带这么干的,给人家介绍对象,你给撬来了?
赵本山:我怎么是撬的呢。
赵海燕:你不撬怎么捞到你手来了呢?
赵本山:这不你送到手了么,我咋知道啊。
孙立荣:我明白了,燕啊,我整误会了,你给我介绍对象是他啊?
宋小宝:可不咋的。
孙立荣:这个是你老伴?
赵海燕:对!
赵本山:我不是,俺俩是邻居,我一直搁外边住。
孙立荣:哎呀,燕啊,那可不是我说你啊。这么好的老头,你咋不珍惜呢。那这样吧,你俩离啦?
赵海燕:啊!
赵本山:早就离了。
孙立荣:大哥这样的,她不要你我要你,跟我去过,走。
赵海燕:你撒开。
孙立荣:你看你不要了吗。
赵海燕:赵老憨我看你敢不敢走出这个屋。
赵本山:妹子我非常感谢你,今天就是一场误会,大哥没有那个福分,我这辈子就内贱皮子,这颗心就在这个女身上,就跟我这么晾着,咱俩也成不了,你呢人挺好,你看你们能不能。。。啊。。
孙立荣:大哥你看这么地,我瞅你挺可怜,我给你留个名片吧,以后受气上我那儿去,咱们俩成不了夫妻,我当哥哥养你,啊,拿着。
赵海燕:我给你保管。
赵本山:给我的名片。
孙立荣:燕儿啊,这么的。
宋小宝:还有没?给我一个呗?
孙立荣:你去一边去吧,那个燕儿啊,我回去了,不管咋说我谢谢你,以后你再给我找老伴,照我大哥这样的给我选,和人类没关系那玩意儿,别给我介绍。气死我了!
赵本山:妹子你这东西得拿。
孙立荣:赵海燕回头拿给我,不要了。
宋小宝:一会儿我给她捎回去吧。
赵海燕:我告诉你赵老憨,你从今往后干巴这屋成木乃伊也不能离开这屋,这姐们处的,小宋啊对不起了,又晃你一回,一年一回呀。
宋小宝:没事儿,我都习惯了,海燕呐,你可长点心吧,介绍对象都能介绍岔批了,我看你呜呜喳喳你一身能耐,你就不出息啊你啊,告诉你海燕啊,这个克那个的,内个克这内地,我看啊就是你克我,你瞅你那个损色(sǎi)。
赵本山: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有个海燕呐~你可长点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