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呵网
欢乐喜剧人本山选谁上春晚历届春晚小品赵家班赵本山小沈阳赵四王小利宋小宝程野赵海燕田娃丫蛋沈春阳
老郝(赵本山):别吵吵了。告诉你个好消息,政府征了我们家点儿地,给了六万块钱。哈哈。。。
郝妻(赵海燕):你还提这六万块钱呢,按正理应该高兴才是,你说这整的,你说这心这个憋屈,不够分呐。
老郝:跟谁分呢?
郝妻:啥跟谁分呢,你不答应出去了嘛,借那些份呢,那人明天都来取钱来了,这咋整啊?
老郝:我借出去多大份呢?搁哪儿去了,我给你算算,能剩不。
郝妻:你算吧。你外甥女,你答应一万。李五子买那个四轮车,你答应一万。二大爷家盖房子,你答应一万。 老郝:剩三万。
郝妻:村长家孩子考上大学了,你答应借一万。你连桥,我妹夫,他们家搭桥,你答应借三万。
老郝:你这整出饥荒来了嘛。
郝妻:不都是你吗,嘴大呀,答应人家呀。你答应那么多干啥呀,咱自个儿自个儿啥样不知道吗?
老郝:那就跟你妹夫说一声呗。整个桥,来年再搭呗,那玩意儿。还非得今年修啊。
郝妻:你明不明白呀,你寻思家门口搭那桥,今儿搭明儿搭都行啊,心脏搭桥。那是救命的钱,咋能不给人拿呢?再说这都乡里乡亲的,都处挺好的,亲戚里道的,你不给谁拿谁能愿意啊,咱好不容易富一下子。
老郝:你说俺两因为这点钱,门搁外边锁上了,都不敢出屋了,你说这家伙借的,咋整啊?
郝妻:咋整啊,你答应那么多,那你咋整啊,你想招呗。 (小偷来了。。。)
老郝:什么玩意儿? 郝妻:谁呀,借钱的?
老郝:不知道啊,怎么咕咚一下子呢? (老郝与郝妻躲桌下,小偷破窗。。。)
郝妻:快进来。 老郝:来贼了。 郝妻:那咋整啊? 老郝:快点。
郝妻:报警吧,报警啊。
老郝:别报警。 (锤子扔进来。。。)
老郝:我告诉你啊,让他进来,咱就进来让他偷,偷完再报警,派出所来破案来了,咱就说让小偷偷了,谁都别借了,行不行? 郝妻:那能行吗? 老郝:让他偷吧。 (小偷进屋。。。)
小偷(宋小宝):锤子呢?这没等偷呢先丢一个。哎呀我的妈呀,这家也太困难了,啥也没有啊。不行,我得换一家。
老郝:别走,第二个抽匣有块表。
小偷:谁,谁啊?是不是有人?不对,是幻觉,第二个抽匣有块表,要是真有表,那就有人。一、二,那这是一,这是二,还真有块表。妈呀!谁呀?麻溜出来,谁?谁呀,麻溜给我出来啊!我告诉你,我手上可带家伙什来的,我不想伤着谁,对谁都不好啊。麻溜给我出来,出来!
(老郝拿起锤子敲桌,小偷被吓到。。。)
老郝:嘘。。。自己人,同行。
小偷:同行啊,哎呦我的妈,这下把我吓的,我寻思这家有人,搁这儿等着我呢。
老郝:我还以为家回来人了呢。
小偷:哎呀妈呀,吓死我了。
老郝:别害怕,不好意思啊。
小偷:我是头一次干这行,这规矩我懂,你们先来踩得点,你们先拿。
老郝:别,你第一次偷,是不?贼不跑空,你要走了的话,对你的“职业”绝对没啥好处。
小偷:不是,大爷。
老郝:给你。
小偷:真够意思啊,那怎么,领老伴出来偷来了啊。
老郝:不好意思。
小偷:你这么大岁数,这万一来个人啥的,你奔窗户一跳出去,你老伴都容易挂窗户上。
老郝:这就是最后一次。
小偷:最后一次咱们合着干。好,我年轻,体力活儿我来,我把那柜给它破开。
老郝:哎、哎、哎。。。你干啥呀?你偷归偷别破坏呀,你不要偷东西嘛,你别砸柜啊。
郝妻:就是,柜子你也拿不走,你砸坏它还咋使了。
小偷:偷得不文雅,是不?哎呀我去,哎呀,不愧是老前辈啊,哈哈哈。。。没事,我有准备,我那电钻呢,我拿这个给它钻开。
老郝:你别介,你这老是破坏型的,你就正经开开柜就完了,你老钻人柜干啥呀?
郝妻:你整坏了,我们就没发用了,你这孩子。
小偷:怎么的,你们还连偷带住啊?
郝妻:实话实说了。那什么,小偷,就是这个就、就是我们家。
小偷:别闹。
老郝:没闹,真的。你看照片都是,谁也别伤谁啊。
郝妻:对。
小偷:大爷,对不起啊。我错了,我第一次干这事,我发誓以后我再也不干了。这个、这个袜子就送给我大娘。穿上它老性感了,肯定能征服你,你就让我撤吧。
老郝:别,小偷同志。盼了你好久了,你终于来了,你不能这么白走,你必须得偷点儿。
小偷:不是。
郝妻:那什么,我老伴说得对,多少偷点,意思意思。
小偷:不是,我。。。
老郝:没事,咱不会伤害你的,你偷吧。
郝妻:你瞅我俩这样,也不带打人的样呀。
老郝:咱谁也别伤谁,是不?
小偷:我怎么有点懵呢?
老郝:看看啥好,你就选几样。
郝妻:你再不偷我报警了,来!
小偷:别,我,不是,我偷。我这,我偷。
老郝:偷啊。
郝妻:偷吧,孩子。
(小偷拿手机,突然来电话,小偷吓得把手机扔了。。。)
小偷:来电话了。
老郝:来电话你就不接得了,你给摔坏了干啥玩意儿。
郝妻:你给我们整坏了干啥玩意儿,白瞎了。
老郝:这个算一样,给他。你相中了,是不?来、快来、快。继续,还要拿啥你就偷。
小偷:还偷啊?
老郝:偷啊!你快点的。你走不了,你不偷。
郝妻:偷吧。
小偷:大爷,我、我。。。 (小偷去拿茶杯。。。)
老郝:你拿破杯子干啥玩意! (小偷跪下。。。)
小偷:大爷,我求你了。我真没这么偷过呀。 (老郝也跪下。。。)
老郝:大爷也求你了,你来都来了,就对付偷点呗。
小偷:大爷呀,我心里素质不好啊!
老郝:大爷心理素质好,你尽管偷吧,行不?
小偷:大爷,你别这么刺激我,我受不了啊!
老郝:大爷,咱们就这么。
郝妻:哎,你起来,你跟他叫啥大爷啊?再说你这个小偷,我倒没明白,你咋这么笨呢,就你当小偷,你都严重不合格,让你偷你就偷呗。
老郝:也是,你老埋怨他干嘛,他瞅咱两搁这儿,他能偷吗?你去帮他偷,快。
郝妻:我说他不合格你还不相信。 老郝:你快点的吧,别废话。
郝妻:我帮他偷。
老郝:你快点的,咱干啥不知道吗? 郝妻:嗯。
老郝:柜里东西都拿出来,来,小偷同志,来,你过来。
小偷:不是,大爷我、我,哎呀。。。 (郝妻把一堆衣服扔进小偷怀里。。。)
老郝:你都拿啥玩意儿,你一点诚意没有呢?你整这破烂玩意儿,给人家干啥呀。这人能要吗?
郝妻:那得要啥呀?
老郝:我给你买套新衣服呢,你放哪了?
郝妻:我还没穿呢。(低声)
老郝:你穿啥呀,给他穿呗。
郝妻:他能穿上吗?他是男的。
老郝:你给他妈穿,快点的!这花两千多呢,就你心疼,干啥呀。快!别磨叽,真是。
小偷:不是,你们这是干啥玩意儿啊。大爷啊,好赖我这也算是一个技术工种啊。你能不能让我偷得有点尊严呐。
老郝:给你尊严了,你不偷,我们不帮你偷咋整。这回好了,就这些好吧。你赶紧走,好不好?
小偷:这我不能要啊这个。
老郝:你打算咋的,这个两千多呢,你看看还有什么值钱的。值钱的,人家要用钱,快点的。你吧,就尽管放心。咱们这个人家吧,我跟你说实话,就从老辈上到今天,咱们就没害过谁,你搁这儿安心的,你把东西拿走了,指定放心。大爷大娘绝对不会举报你,你知道吗? (郝妻拿着装钱的盒子递给小偷。。。)
郝妻:给你吧。
老郝:你干啥玩意儿呢,干啥! 郝妻:你不说的。
小偷:大爷,没事,我不嫌乎。
老郝:你不嫌乎,这里头,你不行。这就一个破鞋盒,你说你偷它干啥呀,没用。
郝妻:这,这里头装的不是那。。。
老郝:你不过了啊。你彪啊!你傻了你啊!你怎么这么还说话!拿回去!
郝妻:不是,这玩意儿整走。
老郝:你对人家小偷咋这么没诚意呢。
小偷:大爷。
老郝:拿着!
郝妻:把他整走咱不就静心了吗?
老郝:别理他!偷!这样啊,来,把这个我给你装上。
小偷:大爷,你别。
老郝:你这么的,孩子,你啊,你出去你大摇大摆走,没人管你,完事呢到家呢,你给我回个电话,你就说你安全了,完了我就,行不行?你别整那破烂,你别糊弄人,就这个就行。把那表拿着,快走吧。
小偷:大爷,这就是够判了,是吧。
老郝:你咋没明白呢,你放心,你看俺俩是坏人吗?咱们都是农村出来的,我看你这脸也是个农村人,不久遇着困难了吗?你呢真正说,让警察逮着了,我们俩给你出证明,我们就是说赠送给你的,你说行不行。
小偷:我能信吗?
老郝:我信,你呢?
郝妻:信。
老郝:你看,俺俩都信。
小偷:那警察能信吗?
老郝:你偏往警察那儿整啥玩意儿,整啥呀。你到底拿不拿!
小偷:我这,大爷,我,你别刺激我啊。
老郝:你瞅你长这个脸,就是小偷的脸型,真不配这脸型你。
小偷:大爷,你别,你别刺激我。 郝妻:不是,你都给他吓着了。
老郝:吓着什么玩意儿啊。
郝妻:不是,孩子。你听我跟你说啊,警察一旦把你抓着了,俺们就是说的,就赠送的,你放心吧。
老郝:你算个小偷吗你?
郝妻:你说你这个小偷吧,咱说实话。
老郝:磨磨叽叽的。
小偷:你别老小偷小偷的。干啥呀!我是盗!不是偷。
老郝:啥盗啊? 郝妻:哪个道上的?
小偷:偷盗的盗。
郝妻:那不还是偷吗?
小偷:偷和盗,两种概念。偷,显得低俗。盗,比较高雅。听说过江洋大盗,听说过江洋大偷吗?
老郝:没事,你别埋怨了。我们是农村人,没文化。
小偷:没文化!看书啊!半夜睡不着觉看书啊,给啊! (老郝接过书。。。)
老郝:盗墓三。
小偷:头两部我看完了。
老郝:你这走错地方了,你干的是地下活儿,你咋跑地上来了呢?
小偷:大爷啊,这个啊,你就不懂了。不瞒你说,我已经在你们家周围,盘旋半年了。我用罗盘,都测出来了,就在你家这屋地,就在这儿。这是东经,这是北纬,3.1415926摄氏度。就在这下面,有个墓。 郝妻:啊?
老郝:搁这儿有个墓? 小偷:秦始皇墓。
郝妻:秦始皇是谁呀?
老郝:不西安的吗,秦始皇不西安的吗?
小偷:他挪坟了。
老郝:谁挪的啊?
小偷:他自己挪的。
郝妻:哎,我们家住这屋是坟呐。
小偷:你还不知道呢?别跟别人说啊。
老郝:那你是干啥的,考古学家?
小偷:嘿,不相信呐。我有证,看!
郝妻:你、你别吓我们呐。老头,你好好看看。
老郝:哎呀,妈呀。
郝妻:干啥的他是。
老郝:沈阳第二精神病院患者宋小宝。 小偷:到!哈哈哈。。。(疯癫动作)院长!我有重大发现,在埃及金字塔里,我发现了兵马俑,在马王堆里发现了木乃伊。院长,你过来。现在这里就有个墓,孙悟空墓。你别着急啊,我把那金箍棒给你盗出来,哈哈哈。。。来,快!把锤子递给我,来,快点的,快点的。 老郝:干啥呢。
郝妻:我不知道啊。
小偷:哎呀妈呀,别吵吵,拿出来,金箍棒(走、嘿、当!)唱:刚擒住了几个妖,又抓住了几个魔。妖精!
郝妻:来人啊!
小偷:妖精!
郝妻:老头!
小偷:妖精!
郝妻:老头、老头!老头、老头。 老郝:悟空。
小偷:师父。
老郝:请你休要动怒,不要伤害良家妇女,他们都是好人呐。念咒语:你要伤害他们,你的武力就都完了。。。 (小偷捂头倒地。。。)
老郝:哎呀妈呀,咋整啊。 郝妻:快点啊。
老郝:打电话。 (担架入场。。。)
甲:大爷,实在对不起,我们是精神病医院的,这小子偷摸跑出来,我们来取他来了。
乙:还不上来。
小偷:喳。 (抬走。。。郝妻难过)
老郝:瞅啥呀?走吧。
郝妻:往哪走啊,都怨你,依我说不让他偷,不让他偷,你非得让他偷,陪那小精神病玩半宿。
老郝:哎呀妈呀!咱能降住人家就不错了,赶紧上精神病院看看,咱也完了。